唱支山歌给党听
忆党史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 > 忆党史  > 列表

高 尚 | 延安十三载革命本纪——写在延安革命纪念馆建馆70周年

来源:延安革命纪念馆 发布时间: 2021-11-05 09:10:01   浏览次数:872

微信图片_20210609144618.png

延安,又名肤施,夏称雍,秦号高奴,隋设延州,谓延安郡。三山鼎立,双河纵横,居山川险胜之势,坐林水殷富之利,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今乃红色革命圣都。盖有史册,豪杰辈出,尤十三载共产革命,乾坤扭转,国人振奋,挽中华于危难之际,救万民于水火之中,其史有册记录,更有馆陈详,名曰:延安革命纪念馆。

人文伊始,天地混沌,兹有有熊氏少典之子轩辕,治万众于姬水,击蚩尤于涿鹿,合百族于雍地,武功睥睨中原,文治德服天下。其因土德号“黄帝”,以为天子,始有华夏,文明延续,生生不息。此后日月流光,斗转星移,秦奋六世之烈,历百年耕耘,使中华一统,万代更新,文化璀璨,光照寰宇。

然清末以来,庙堂腐朽,制度僵闭,列国入侵。清府量中华之物力,难结敌国之欢心,尤以日寇残忍极甚,野心殊巨,万亩国土沦丧,亿兆国人蒙难。文明断绝,炎黄灭种即在旦夕之间。国家危亡之际,嘉兴红船之上,毛公泽东,以共产为纲,与十二人共商建党以图救国,名曰:中国共产党。

中共始立,虽仁人志士、英杰领袖多有助益者,然人寡势单,钱少兵微,武装起义,多遇磨难,鲜有胜者。历经数败,抛头洒血者所不胜数,然信仰驱使,勠力同心,遇艰者愈建,遇奸者立歼,遇劫者始坚,四渡赤水,湘江血战,千丈雪山平云渡,万里草地步履前。吴起割尾,会宁会师,宝塔脚下谈古今,凤凰山麓论马列。

中国共产之星火,点于红船,燃于井冈,燎于延安。其时正值日寇猖虐之际,张杨二将公心为上,忠勇无匹,擒蒋于华清,囚蒋于西安,周公恩来斡旋于二者之间,终迫蒋抗敌,免国共内耗。

抗大立教,军学一体,英年才俊炼于熔炉,干将尖兵比肩黄埔。洛川会首,启民智,聚民心,合民力,游击于山川之间,扰敌于战场之后,灵活机动,以动制静,集优势以歼之,得灵势以牵之,致有平型大捷、百团大战,挫敌寇之锋芒,振举国之士气。

然正面应敌之国军屡受大败,日寇连克数城,国内人心躁动,民思迷茫,未知何日可胜,亦未知何能取胜?毛公提笔于窑洞之内,挥毫于纸墨之间,著《论持久战》以示天下,稳军魂,安民心。鲁艺院内,桥沟教堂,六届六中纠投降顺敌之偏义,出抗战自主之方略,明马列中化之原则,定毛公领导之位衔。

加国有医名曰白求恩,领共产主义精神,感国际合作大义,行手术于枪林弹雨之间,救性命于土洞台案之上,心怀大公,毫无私利,终因伤就义于抗日前线,毛公念其德,著《纪念白求恩》一文以祭之。

其时国军锁延,物资乏馈,粮饷断绝,又逢天公不怜,百姓艰难。毛公振臂高呼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领家田以自耕,种五谷以自食。朱公名德,虽贵为军中首要,亦亲身勘荒测地,委三五九旅至南泥湾开垦,仅三载已得肥田百万,粮畜无数,解延安经济困顿,后人作歌《南泥湾》以颂之。

延安时期,马列思想普照华夏,盖有图存救亡之青年,思想进步之学者,爱国解囊之华侨,求真若渴之记者纷至沓来。如陈嘉庚、丁玲、黄炎培、斯诺之辈所在良多,引新鲜血液而入,纳红色思潮而归。然中央所虑者,乃脱离实际之逆行,奢靡慵懒之学风。遂集会商讨整风运动,批教条思想,驳浮夸学风,开文艺座谈,论创作宗旨。自此,延安文风艺德一派清新,欣欣向荣。延安所荣者,乃抗战杀敌之勇士,土地劳作之英雄,公推张思德、吴满有、赵占魁之众为人民楷模,毛公亲为张思德作《为人民服务》一文,彪炳千古,光耀后人。

抗战数年,日寇已呈强弩之末,败势已现,中共七大应时应势而举。忆建党发展之经验,定开国协商之纲领,弘优良传统之作风,尤将毛公数年以来之思想精炼凝结,纳入党之章程,旌旗摇首,人心思聚,万众归一。

日寇败北,九州同庆,毛蒋携手,双十定契,引为一时美谈佳话。然蒋以此为缓兵谋策,不顾守信之义,不念百姓之苦,四八烈士英魂尤在,即开国共内战之先,欲逞独裁中国之计。毛公谋全局而不谋一隅,为天下大势计,定弃守延安转战陕北之策,以一地换一势,败蒋之精锐,终获全胜,成人民建国之伟业。

中共中央在延安历有十三载,犹如一幼儿长为青年,外境艰危不忘其本,内局困扰不乱其心,定长策而御外辱,携民心而退内敌,体万民之苦,尝生灵之辛,出于民,长于民,忧于民,乐于民,务于民,功于民,方由弱变强,救民族于危亡,兴中华于破碎。其史料详尽,文物图本十余万,皆藏于延安革命纪念馆。凡中华儿女、炎黄子孙,非览阅其中精粹,尽收其间精华,不能知当今中国也。